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新聞網旗下: 在線數字報 | 在線訂閱 | 汽車頻道
當前位置:河源新聞網 >> 資訊 > 文化 > 閱讀新聞

一個空軍戰士的國慶夜

2011年,我還在部隊當兵。正值國慶,我和幾個戰友被安排在二等戰備室值班。我們部隊駐扎在祖國的南疆,與某關系不理想的小國相隔僅200多里的距離,戰機起飛出入境也就是十幾分鐘的事情。一旦戰備鈴聲拉響,那也就...

2011年,我還在部隊當兵。正值國慶,我和幾個戰友被安排在二等戰備室值班。我們部隊駐扎在祖國的南疆,與某關系不理想的小國相隔僅200多里的距離,戰機起飛出入境也就是十幾分鐘的事情。一旦戰備鈴聲拉響,那也就是二等轉一等。“一等戰備”,聽這個詞兒,就知道事情的重要了。

前面兩天相安無事。到了第三天的午飯時間,炊事班把飯菜送過來了。二等值班是不能回連隊吃飯的,飯菜都由炊事班送過來。那天,我們剛分完了飯菜在桌上就坐。突然鈴聲大作,“是二等轉進,快!”分隊長一聲大吼,率先跑出了飯堂。我們紛紛丟下手中的碗筷,往機庫而去。飛行員也坐著專車飛奔而來。我們迅速撤輪擋,把飛行員送上飛機,協助飛行員檢查好座椅和降落傘,關蓋。前面,分隊長已經在使用旗語,飛機向前滑出,進入跑道,戰鷹像離弦的箭向前奔跑,在升力的作用下,躍入藍天,很快又消失在天際。

半小時后,戰鷹在天際出現,對準跑道后,以雷霆萬鈞的速度下降,在著陸的一瞬間,強烈的摩擦帶起一股巨大的煙塵。隨后,飛機的阻力傘艙打開,一朵潔白的傘花隨風綻放,飛機迅速減速。在跑道的盡頭,調頭,回到機場加油線。那時,我們已經在等候接機了。加完油,檢查完畢,再把戰機牽引到機庫,已經是一個小時過去了。再去吃飯的時候,飯菜已經涼了。

那天,后來又進行了兩次二等轉進,我們都沒有休息好。少部分戰友開始抱怨上面領導瞎指揮,連過節都不讓人安寧。我看見分隊長想說點什么,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沉默。戰友們看到分隊長欲言又止,似乎明白了什么,也就沒有說話了。

五點半后,就沒有二等轉進這一說了,值班的戰士們可以在值班室看電視。部隊管得嚴,是不能用手機的,尤其是機庫重地,更怕智能手機泄露軍事秘密。不巧的是,那天停電了。

手機沒有,電視沒得看,就是做游戲,也無從做起。我和幾個戰友走出值班室,準備借一地星光去機場跑道散步。分隊長及時制止了我們,白天我們要隨時準備放飛戰機,晚上也需要守護戰機和武器裝備。

我們實在沒事可干了,就坐在值班室前面的空地上看星星。此時,星光燦爛,點點星光飄灑下來。那晚,還有明亮的月光,皎潔的月亮懸掛在天邊,如水銀般靜靜地傾瀉在大地上。夜涼如水,我們披上衣服,側耳聆聽,在機場兩條跑道的中間,是巨大的草地,在草地中,無數的昆蟲在吟唱,蛙鳴蟲叫。坐久了,忒無聊,我們就站起來,踏著皎潔的月光,在值班室前的空地上徘徊。

這時,分隊長來到我們身邊,他指了指遠處的鬧市區,那里燈光璀璨。而我們值班室還沒來電,黑黢黢地靜默在黑暗中。我的心頭霎時釋然了。我們當兵兩年,只是為人民站崗兩年,而無數的軍人卻是為我們站一輩子!如今,我已退伍八年,但那年的萬家燈火,依然照亮在我的心中。

作者:鄒賢中






上一篇:那云詩歌選輯
下一篇:最后一頁

熱點圖片

  • 頭條新聞
  • 新聞推薦

最新專題

更多 >>

熱度排行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案例展示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