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新聞網旗下: 在線數字報 | 在線訂閱 | 汽車頻道
當前位置:河源新聞網 >> 資訊 > 文化 > 閱讀新聞

九九八十一難

我雖不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但老媽卻斷斷續續地告訴我:“你其實是我撿回來的。”其實我想說:“我長成這樣您也敢撿——果然是親媽呀!”這樣說,一定可以逗老媽一笑,可惜我說不出來。

■江偉

我雖不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但老媽卻斷斷續續地告訴我:“你其實是我撿回來的。”其實我想說:“我長成這樣您也敢撿——果然是親媽呀!”這樣說,一定可以逗老媽一笑,可惜我說不出來。

記得小時候,人人都說我長得像孫悟空,所以兒時的我喜歡模仿孫悟空的一些經典動作。那時候調皮搗蛋,也挺瘦。只不過現在卻慢慢朝著二師兄這個角色靠攏了!可能是中年發福了吧。況且命中注定我將淪落成一個不能運動的“坐”家,這些年輪椅成了我生活中的“玩伴”,這件事要從2005年的夏天說起,那年我16歲,我清楚記得那天是5月14日的下午,我無辜地被歹貨砍成重傷。

就是從那一刻起,我踏上了兒時非常向往的“取經之路”,在醫院昏迷了整整81天。

我是典型植物人——睜眼昏迷;當時就像覺醒了“火眼金睛”一樣,眼睛一直睜開,一天到晚都不用睡的神狀態;最大的痛楚就是家人的艱辛我都看在眼里,尤其媽媽。那81天里,媽媽在醫院幾乎是寸步不離地陪著我。昏迷的時候,我啥都能看得到、聽得見,心里也明白,只是意識上有些混亂。或許植物人在昏迷了一段時間后會分不清現實與夢境,漸漸迷失了自我。我覺得作為家人理應時刻告訴病人發生了什么事,包括病患在昏迷中的事實,否則連自己都蒙在鼓里,病人會不明白你們重復叫他醒來是哪個意思?慢慢地也會厭倦,或將選擇逃避。也可做一些假設:假設你能聽見我的聲音就動一動哪里,不一定是眼睛,醫生當時老是叫我眨眼或試探我會不會眨眼睛,老實說,我不會主動眨眼。在我眼中他充其量是個話有點多的大叔,然后還捏我的腰,捏我的手。這讓我有些惱火。喂……老兄!正在上演的是《西游記》又不是《還珠格格》,要不是動不了,肯定跟你急。

昏迷時,難以忍受的饑餓感也襲擊著我。一開始家人給我用針筒注射胃管(通過鼻腔插入直達胃的管)的方式把稀飯的水打入我體內。可是沒過多久我就皮包骨,膝蓋比大腿粗。我覺得真是餓啊,好像孫悟空被困在五指山500年之久那樣無奈。好在家人的不離不棄,后來從深圳的一位醫生口中獲知單單粥水不夠營養,要加上肉、骨頭等等一系列渣碎。也辛苦老爸了!那時他每天早上凌晨四五點就起床到市場買肉、骨頭等用打漿機打碎后加入雞蛋等一起熬粥,騎著“白龍馬”帶來醫院打入我的“專用食道”。

我的身體也不可能神恢復,直到后來媽媽常會弄一些梨子汁、橙汁,還有每天早上一瓶純牛奶;盡管我還是昏迷不醒,但是媽媽用小小的匙羹一羹一羹喂我喝。鮮甜的果汁、潤滑的牛奶順著口腔滲透喉嚨,再慢慢滑進我饑餓的胃部,直接暖化心田,讓我看到生存下去的曙光。到后來“植物人”的頭銜則已丟棄,但真經卻還未到手。

我感覺是時候該拿出勇氣去面對最后一劫了!希望我可以找回自由,找回真我,取得真經。

 



相關熱詞搜索:九九八十一難


上一篇:朱安娜詩歌選輯
下一篇:最后一頁

熱點圖片

  • 頭條新聞
  • 新聞推薦

最新專題

更多 >>

熱度排行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案例展示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