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新聞網旗下: 在線數字報 | 在線訂閱 | 汽車頻道
當前位置:河源新聞網 >> 資訊 > 文化 > 閱讀新聞

一張“賣身契”半生血淚史 和平縣東水鎮老人想通過“賣身契”回潮汕認祖歸宗

解放前,一些偏遠地方存在人口買賣,有典賣,只賣使用權,可保留回贖權;也有絕賣,就是一經賣出,終生不得贖回。

解放前,一些偏遠地方存在人口買賣,有典賣,只賣使用權,可保留回贖權;也有絕賣,就是一經賣出,終生不得贖回。和平縣東水鎮成源村桃坑自然村老人劉桂運家就精心保存著一張抗日戰爭時期“潮汕淪陷”的“賣身契”。這張“賣身契”賣的“苦命人”就是劉桂運老人本人。有道是,葉落歸根,老人思鄉情更重。最近,已是耄耋之年的他想通過這一僅存的身世線索回潮汕認祖歸宗。


劉桂運(右)向本報特約記者陳仰天(左)展示他精心收藏的關乎他身世“密碼”的“賣身契”。

5歲被賣難回鄉

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初期,劉桂運5歲那年被人從揭陽賣到當時的和平縣郎侖鄉桃坑村,也就是今天的和平縣東水鎮成源村桃坑。劉桂運說,在揭陽老家時,人們叫他劉亞帝,賣到和平郎侖鄉桃坑劉張氏家,他還是叫劉亞帝。解放后,他才改名為劉桂運。

劉桂運至今仍記得自己老家在揭陽,家里住的是泥磚屋,家有三兄弟,他是老二,上有一個哥哥,下有一個弟弟,依稀記得老家住的地方靠近海邊,小時候曾經和哥哥一起在海邊撿貝殼,家里每天吃的是粥和番薯,家里廚灶下放置有種田用的鐵耙。

日漸老邁愈思鄉

記者在劉桂運老人家看到,“賣身契”是紙質,呈紫紅色,長二尺一寸,寬六寸,字跡秀美,應是岀自商號賬房先生之手,雖然已有70多年,字跡依然清晰分明,寫著“賣男身價國幣八百元正”。

“賣身契”上面寫著:文曰:長命富貴、百子千孫、立賣子帖人,住居揭陽鄉,生下有男喚名亞帝,行庚六歲,正月二十三子時生,情因家貧,難以撫養情愿將此子賣給郎侖鄉桃坑劉張氏,口說無憑,立賣子身帖為據。

就這樣,劉桂運被賣到劉張氏家,給一個寡婦為兒,孤兒寡母生活十分艱苦。他長大就幫有錢人家看牛,既有少許工錢,自家的水田也能有牛耕。后來他就一直在家勞動,解放后由于根正苗紅,成為村里的基干民兵,保衛人民勝利果實,后來歷經互助組、合作社、人民公社、三年經濟困難時期、文化大革命、生產隊勞動直至分田承包、改革開放,劉桂運一直投身農業生產第一線,做過保管員、生產隊長,在大隊米粉加工廠工作過,獲得過“五好社員”“勞動模范”榮譽。

這些年,不管世道變化如何,他始終精心地保存著那張關乎自己一生的“賣身契”。劉桂運今年已82歲,雖然生活過得安樂,可他有一個心結,那就是能夠在有生之年回鄉認祖。劉桂運結婚生育較遲,先抱回一個女兒,后生下三個兒子,如今長兒劉明欽、二兒子劉明秋均在珠海務工,家業興旺,三兒子劉明育在和平縣供電局工作,三兄弟都十分體貼老人。每當聽到有說潮汕話的人,老三劉明育總喜歡問一問,打聽父親的出生地。然僅憑一張“賣身契”難以確定劉桂運的確切岀生地。

老人有望回鄉

近期,和平縣善友志愿服務中心的愛心人士,傾情為潮汕遺民牽線搭橋。據潮汕籍熱心隊友劉妙香介紹:劉妙香通過夢歸潮汕尋親團汕頭隊志愿者黃育勉、翁雄生、水哥等愛心人士的共同溝通,作岀的推論是:“賣身契”里面所寫的揭陽鄉、靠海邊,劉長興、劉姓。排查到揭陽鮀浦大井村劉姓,今已屬汕頭市所轄。當年揭陽有劉姓商店叫長興號,經營藥材,與東水吉祥商店商貿往來過從甚密,當年是他們商號之間戰時臨急做人口買賣。另劉亞帝應為劉亞弟之誤,劉亞帝有哥哥叫劉偉信,其弟弟叫劉亞弟;劉偉信今年86歲(前幾年已去世),生前曾常常念叨有一個弟弟比他小四歲,他們家大井村,劉姓,靠海,海邊有白貝殼,常常有小孩撿貝殼。

目前,潮和兩地正在策劃劉桂運認親有關事誼,唯愿心誠有靈,讓耄耋之人能緣通福至,夢圓潮汕,認祖歸宗!

本報記者 張濤 特約記者 陳仰天






上一篇:和一個人去看一座城
下一篇:最后一頁

熱點圖片

  • 頭條新聞
  • 新聞推薦

最新專題

更多 >>

熱度排行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案例展示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