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新聞網旗下: 在線數字報 | 在線訂閱 | 汽車頻道
當前位置:河源新聞網 >> 資訊 > 文化 > 閱讀新聞

記和平優勝鎮油竹壩石橋

有水的地方就有橋,一座古橋都是一首詩、一幅畫,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或歷史。有著259年“高齡”的和平優勝鎮油竹壩石橋,就是如此。

一座鵝胸橋半部優勝史

——記和平優勝鎮油竹壩石橋

 

有水的地方就有橋,一座古橋都是一首詩、一幅畫,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或歷史。有著259年“高齡”的和平優勝鎮油竹壩石橋,就是如此。它離優勝墟鎮極近,僅位于街墟北面約100米處,雖歷盡滄桑,卻風韻猶存,承載著沉重的歷史,橫枕著不盡的優勝河水,訴說著流逝的歲月,更見證了優勝的過去,堪稱“一座鵝胸橋,半部優勝史”。

據《和平縣志》記載,明、清時代,優勝屬廣三圖,時稱黎坑方,民國初期,據說因很久以前此地盛產過油竹,一度將它改名油竹壩,油鎮,劃入三民鄉管轄;新中國成立初稱優勝鄉;1958-1960年先與下車、長塘合稱浰東公社,后分出優勝公社;1987年復名優勝鄉;1994年改稱優勝鎮轄10個村:優鎮、新聯、上潭、上石、下石、石壩、秀溪、優二、李塘、魚溪。油竹壩石橋就位于優鎮村。


油竹壩石橋“七青八紅”至今仍是一

三次倡建逾十六載

觀我國橋梁建筑史,石橋一直擔當著主角。石橋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開始出現。而橋梁往往是水運和陸運的交匯之地,也是人氣和財氣匯聚的焦點。在缺少大型建筑的古代,橋梁是一座城鎮最重要的標志,它凝聚著當時人們的智慧和創造力,更考驗了一個地方的財力。優勝是一邊遠小鎮,油竹壩石橋的建造歷經三次倡建方成,歷時十六載,可見建橋之難。

隔山容易隔河難,優勝河從墟鎮邊流過,然江廣通津,木橋難渡,尤其是汛期山洪暴發,更是無法通行,當地村民為之苦惱不已。清乾隆九年,即1744年,墟鎮附近幾個村的百姓商議,集資建造石橋。經過多年努力,石橋建造到一半,集來的款已用完,無法再建,只能擱置下來。1747年,當地德高望重的賢者黃配清、盧良華等看到這一狀況,決心助一臂之力,倡導鄉紳捐款建橋,利用籌集的錢終于把石橋造好了。1760年,何廷槐、朱復光等再次倡導捐款鋪設橋面,后用青麻石和紅麻石完成橋面鋪設。200多年過去,如今,倡導造橋者的名字至今為人所記,其善行總是被后人時不時提起。

“七青八紅”仍是謎

優勝流傳至今的一首山歌是這樣唱的:優勝古稱油竹壩,鎮上景觀美如畫,八紅七青鵝胸橋,飛峙清河兩岸跨……記者5日在現場注意到,整個油竹壩石橋橋面由長條麻石鋪設而成,共有15條,7塊青麻石,8條紅麻石,每條麻石皆長7.25米,寬0.38米,全橋長為43.2米,高為9.1米,有三跨度,每跨度約7.3米。當地一直流傳著油竹壩石橋橋面麻石“七青八紅”之說,不過,這“七青八紅”之寓意到底是什么,仍未能有一合理的解釋。

油竹壩石橋,當地人又稱鵝胸古橋。記者看到,橋墩面對上游的一方,設計成具有分洪較少水流沖擊力的尖形立面,看上去既像尖尖的船頭翹起,也像游弋在水中的鵝的胸脯,因而取名為鵝胸橋。這種形狀的鵝胸古橋在廣東、福建、江西等客家聚集生活的區域較多見,而其他南方省份卻是罕見。

幾多煙雨風華

作為進出墟鎮的主要通道,油竹壩石橋建成后,販夫走卒、驛馬車駕等紛然出行,一時絡繹不絕,墟集則更加繁榮,以往橋邊的20多間門店,以方便過往客人食宿,至今仍有遺跡。而如今,滄桑巨變,昔日繁華已難再現,偶有鄉人走到對岸,或干活或歸家,偶爾還一兩條紅布條寄在橋墩上,又有人祭拜它,祈求它的保佑(一個古老的風俗),這睹物思人,追古撫今,無不讓人憑生一番懷古之情。

整治畫軸次第開,山鄉古鎮換新顏。建筑是一個墟集的年鑒,凝固著記憶與鄉愁。這被淹沒在時間洪流中的油竹壩石橋,盡管早已不見當初的風華絕代,但那存留的歷史滄桑感,時至今日仍令人感慨不已。最近,一寓居市區的優勝籍退休老人告訴記者,最愛家鄉看不夠,最愛油竹壩橋上行。當一個人踏上油竹壩石橋或青或紅的麻石,獨佇橋上,你會感覺人生之路雖然漫長,但自己的心靈已與前人的心靈溝通,從內心深處接受了一次深刻的文化洗禮。

本報記者 張濤






上一篇:柜臺
下一篇:最后一頁

熱點圖片

  • 頭條新聞
  • 新聞推薦

最新專題

更多 >>

熱度排行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案例展示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