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新聞網旗下: 在線數字報 | 小記者網 | 民生論壇 | 在線訂閱
當前位置:河源新聞網 >> 資訊 > 文化 > 閱讀新聞

古代剩男剩女生活史

在講究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古代,因為價值觀、貧窮、出身、戰爭、制度、生理等原因,制造了無數難以被后人觀照的剩男剩女群體,古稱獨,與鰥寡孤并列。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真實歷史中的孔子

在講究“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古代,因為價值觀、貧窮、出身、戰爭、制度、生理等原因,制造了無數難以被后人觀照的剩男剩女群體,古稱“獨”,與“鰥寡孤”并列。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真實歷史中的孔子并不古板,二十歲娶了丌官氏,知食色性也,編輯《詩經》時將歌唱男女結合的《關睢》置首,其目的或勸剩男剩女不要迷戀可以放縱的青春。

可惜事與愿違,《詩經·周南·漢廣》記:“漢有游女,不可求思”。有人認為“游女”就是剩女——不接受男子的婚求而有自己思想的孤獨女人。這些披古風悠然隨舟飄蕩于清清漢水的女子,或許追求與自然融為一體自由自在,甘愿為無所歸依的剩女。

真實歷史比《詩經》更骨感,在講究“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古代,因為價值觀、貧窮、出身、戰爭、制度、生理等原因,制造了無數難以被后人觀照的剩男剩女群體,古稱“獨”,與“鰥寡孤”并列。

男的通常叫“單身公”、“單身佬”、“逸夫”、“喇唬”、“光棍”、“打光棍”;女的叫“姑婆”、“老姑婆”、“自梳女”和“不落家女”等等。1949年以后公開出版物稱“大齡青年”,以示不歧視。

大禹,剩男剩女勵志的榜樣

多大年齡未婚就進入剩男剩女之列?周代有“男子三十,女子二十”結婚一說,而且一位傳說中人物就是如此——大禹。

《吳越春秋》載:“禹三十未娶,行至涂山,恐時之暮,失其制度”。這位年屆三十當時最忙碌的公務員,在走群眾路線時來到了涂山參加一個批評與自我批評會后,深刻認識到結婚的重要性,遂娶涂山氏結束童子身。大禹的確是剩男剩女勵志的榜樣,但從古代人均年齡較低來看,男人到三十結婚不太可能,一般而言,過了二十不婚便是剩男。

孔子認為“男子二十而冠,有為人父之端,女子十五而嫁,有造人之道”。

歷朝歷代亦有適婚年齡規定。越王勾踐有令,“男子二十不娶,女子十七不嫁,要罪其父母。”晉武帝泰始九年(273年)令: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長吏配之。北周武帝有詔:自今以后,男年十五,女十三以上……所在軍民以時嫁婚。

大唐詩人李頎《古意》記載,“遼東小婦年十五”,李白的《長干行》有稱,“十四為君婦”,后來玄宗有敕“男年十五,女年十三,聽婚嫁”。大宋時代,司馬光在《書儀》中稱,“婚齡男十六以上,女十四以上”。元明清之后,大抵如司馬光所言。

由此可見,中國古代男子二十歲以上,女子十六歲以上未婚就成了“大齡青年”。

梅妻鶴子,剩男的某格高

在“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中國傳統社會,不認同這個主流價值觀的剩男剩女需要勇氣。

中國第一個因為信仰(為了長生不老)成為剩男的,也許是東漢道教的創始人張道陵。佛學傳入后,漢人世界第一歸依佛門的剩男是北魏時期朱士行(法名八戒),他也是第一個西行取經的出家人,千百年后在吳承恩的筆下,他從“朱八戒”成了蠢笨、慵懶的“豬八戒”。

第一個女尼是東晉彭城(今徐州)仲令議,她的父親官至武威太守,她在洛陽聽了來自罽賓國(今克什米爾)高僧智山講佛后潛心為佛,并于公元357年受戒。五胡亂華時的后趙有女尼在都城鄴修行,前燕時多至200女尼。

在儒家統治的世俗社會這些剩男剩女不入流,但北宋的林逋把這個世界的逼格提升了好幾千米。

這位處士隱居杭州孤山,不娶無子,而植梅放鶴,稱“梅妻鶴子”。他的《山園小梅》詩中名句“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是梅花的傳神寫照,為千古絕唱。南宋孤山修建皇家寺廟,獨留下他的墳墓。

據馮至先生考證,杜甫也是剩男,他在三十歲后才娶了老婆。剩男時期杜甫的肉體與靈魂都盛著大唐磅礴氣韻與家族貴族底蘊,沒有一絲漢人以孝、隱的形式博取名譽的功利色彩。

舉案齊眉,好大一塊牌坊

主流的儒家思想似乎不想放棄對剩男剩女的關心,于是在這個世界立了一個牌坊,掛了牌匾,上書“舉案齊眉”四字。

故事男主角姓梁,叫梁鴻,字伯鸞;女主角姓孟,叫孟光,字德曜。梁鴻的父親是城門校尉,封為修遠伯,早亡,太學畢業后在上林苑養豬(不要認為現在北京大學畢業后養豬就了不起,梁生早就干過),不小心著火燒毀鄰家的財物,因家貧不能賠償只好給鄰看門。世人聞其賢德愿與之婚姻而不得。

同縣一位三十歲的老剩女,體肥而黑,力可舉臼,非賢如梁鴻者不嫁。長得難看,眼光還很高,典型的自戀型人格。可沒想到,兩人真的結婚,梁鴻嫌孟女衣綺縞,敷粉墨,估計是覺得她長這么難看,越打扮越不舒服。于是猛女改變裝束著布衣,隱于世,與鴻生舉案齊眉。

孟光應是史上明確記載的第一個剩女。但日后學她模樣“非賢不嫁”的故事也有,就如“范進中舉”的胡屠戶,看那50多歲的老女婿中了舉人便炫耀起來:“想著先年我小女在家里,長到三十多歲,多少有錢的富戶要和我結親,我自己覺得女兒像有些福氣的,畢竟要嫁與個老爺。今日果然不錯!”

原來,范進的媳婦也是三十多歲的老姑娘,屠戶的女兒最終也只能嫁個貧窮潦倒的老童生。

宮女四萬,不得見者三十六年

后人在考察大清時期東北婚姻狀況時寫道,“男女十三四歲即結婚,至二十歲以上方結婚者,俱為貧人。”一語道破天機,貧窮造就出來的大齡青年才是史上剩男剩女的主流。

女子因家貧而不能出嫁,白居易有詩:“綠窗貧家女,寂寞二十余。荊釵不直錢,衣上無真珠。幾回人欲聘,臨日又踟躊。”那時紡織女工是剩女的主力軍,元稹《織婦詞》告訴我們:“在家頭白雙女兒,為解挑紋嫁不得。”

有點姿色的可以賣入宮中,漢元帝劉奭后宮多達三千人,《新唐書》記載“開元、天寶中宮嬪大率至四萬。”她們常出現在富有同情心文人的詩文中。杜牧《阿房宮賦》云:“雷霆乍驚,宮車過也。轆轆遠聽,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盡態極妍,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

她們中成為武則天的只有一個,成為皇后者鳳毛麟角。在明代,偶爾有那么一兩位宮女因為皇帝的荒淫而播下龍種的傳奇。如明隆慶帝臨時起意和一位宮女李氏歡好,播下龍種萬歷帝朱翊鈞;萬歷帝在慈寧宮解手時破了小宮女王氏的瓜,生了太子朱常洛;明憲宗十五歲登基后,迷戀孫太后宮中來自山東青州聊城的宮女萬貞兒。

更多宮女的命運如白居易《上陽白發人》所云:“上陽人,上陽人,紅顏暗老白發新,綠衣監使守宮門,一閉上陽多少春。玄宗未年初選入,入時十六年六十。”

長期幽禁在宮廷,不能過正常的家庭生活,怨曠無聊,宮女與宮女之間,或太監與宮女之間結為“夫婦”,搭伙共食。關于這個群體“對食”的陰暗一面,自漢代至明代,史籍及筆記記載不絕。

有姿色不能進宮者或為“妓”。并非所有的妓都像唐時士人追逐的薛濤、紅拂女、魚玄機、公孫大娘、李娃、霍小玉、玉簫、杜秋娘、蘇小小。宋徽宗寵幸的李師師,宋理宗鐘情的唐安安,明代風骨嶒峻的柳如是,俠肝義膽的李香君,或留下詩文幾卷、風情萬種、美談一段。但更多的是“老大嫁做商人婦”,空彈琵琶,或許月亮從西邊出來,才能遇到白居易這樣的知音。

“打光棍”,做官府的爪牙

漢代聘皇后的禮金是金二萬(銅錢),雖厚,皇帝從來不缺老婆。蒙古人統治時期明確規定了聘財,“庶人上戶一百貫,中戶五十貫,下戶二十貫。”對于普通老百姓,這筆禮金不輕。大宋時“里巷之民貧不能聘”,老實貧男孤獨一生,幸運者還可“引伴為妻”(即同性戀)。

部分通過自宮后入宮脫貧致富,這種剩男,殷商稱為“寺人”。這個群體有多大?唐中宗時,太監總數增至3000名,被授七品以上者多達千人,玄宗時,宦官多而濫,僅四、五品者就在千人以上。明天啟三年,征募太監缺額3000人,結果應征者多達2萬人,“編制辦”不得不擴編1500人,剩下的安置在京郊南苑的收容所。在《山堂別集》一書中記載,一個村就有900男子凈身準備入宮。

清光緒帝時太監多達9000人,因為財政匱乏不得不裁減編制,最后還留下了1900人,宣統帝時宮里還有500人。

另外有些天性頑劣的貧男,成了唐宋時街頭的閑人、幫閑。“光棍”在明代并不是一個中性詞,專指這類閑人,又叫“逸夫”、“喇唬”、“打光棍”。他們與官府勾結,充當其爪牙,其實就是無惡不作的二流子、地痞、無賴。明代有兩位著名的“打光棍”王玉、王海,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專門在通政司與兵防衙門前,攔截告狀的平民與送問囚犯。

軍營也是一個龐大的剩男集中營,所以后世流行“當兵一年母豬變貂禪”一說可以為證。如果碰到一個好上司,老兵或許可以成一個家。宋朝鎮江妓女韓香與葉姓將軍的公子交往,因為身份的原因葉將軍不許二人結婚,將她許給了一名聽話的老兵。但這個老兵沒有福份,韓香情迷葉公子,自盡而亡。

青衣半世,然后只影空房

很多史學家不承認中國有嚴格意義的西方奴隸制,但奴婢制長期存在卻是事實。奴婢是史上剩男剩女又一主力軍。

晉代石祟的婢女非但婚姻不能自主,生命也時有危險,他在酒席上居然以砍殺婢女為樂事。在唐元明都有明確規定主仆不可為婚。

近世奴婢制在部分地區十分盛行。明時廣東人林鉞巖十分同情這群剩男剩女,“人家畜奴,及笄而嫁者,十無一二。往往逗留淹固,蹉跎歲月,至三四十歲,猶不知正夫妻之倫,完室家之好。”徽南人多地少,丈夫一般外出經商,所以盛行奴婢,“婦持家政,以男仆入室為嫌,畜婢無配,甚至終身不享。此風休寧為最。”

也有少數幸運的婢女。魏晉時期名人裴秀就是尚書令裴潛魏與灶婢合生,宋代名臣陳了翁、潘良貴都是婢女所生。

明御史大夫吉秉中兒子吉之任在游虎丘時迷戀上一官家的奴婢秋香,賣身為奴與秋香接觸,這情節看官是不是覺得很熟悉?后來的小說家們把吉之任偷換成唐伯虎。

清人陶澍與黃氏有婚約,娶親當日女家悔婚,黃家婢女主動“調包”被陶家娶回而不知。陶澍后來中進士,成為兩江總督,這位婢女勇敢地捉住了自己的幸福,不僅告別剩女時代而且搏了個誥命出身。

好運氣的畢竟是少數,大部分奴婢過著“白發盈頭,猶是雙鬟婢子;青衣半世,然后只影空房”的孤獨生活。清代潮陽陳家的家奴金祥在陳家中道衰落之時,非但沒有離開,而且憑著自己的經營本領幫助陳家再致富,年過四十仍不婚,后勞累而死。金祥是孤身奴仆的經典榜樣。

“自梳女”,原來“不落家”

古有漢水游女,在五代后周恭帝顯德六年(959年)有女子社團“女人社”,但女性獨身主義流行則是近世之事。廣東的“自梳女”與“不落家女”就是中國女子獨身主義的先鋒。

約自明代中后期起,由于蠶絲業的興起為女性提供了獨立謀生的機會,遂有女性把頭發像已婚婦一樣自行盤起,為“自梳女”,以示終生不嫁,也稱“馬姐”、“姑婆”(這是一種貶稱,宋代對非主流身份與職業的女性叫“三姑六婆”,“三姑”指尼姑、道姑、卦姑,“六婆”指牙婆、媒婆、師婆、虔婆、藥婆和穩婆),死后稱“凈女”。

在晚清至民國前期這種風氣達到高潮。如番禺南村一年之中女子出嫁不過數人,至1909年,甚至無一人出嫁。1953年調查,番禺第四區大龍鄉有2028名婦女,其中自梳女245人,占12%。

2012年12月25日,順德成立均安冰玉堂“自梳女”博物館。現在廣州天河棠下仍有沒有離世的自梳女,《羊城晚報》曾做過報道。

“不落家女”系指有婚約仍不赴夫家的女子。她們與“自梳女”一樣是南粵的“歷史特產”。

好意外,突然“剩”下了

即使沒有貧窮,剩還是不剩,仍是一種天意,萬般不由人。

“三十男有室,二十奴有歸,近代多離亂,婚姻多過期。”戰爭這種意外因素往往產生剩男剩女無數。

另外一種意外是中國特色。古制《禮記·內則》:“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而嫁。”這個“有故”特指父母雙親故去,即使婚約在即也不得不推后三年,因為要丁憂三年為孝,丁憂期間結婚或行房事都被認為不孝,皇帝如果要在服闕期間讓官員擔任公職,那叫奪情。因此產生的意外剩男剩女可算是制度性剩男剩女。

假設某種極端情況,男女雙方四位父母相繼辭世,定了婚約的男女甚至可能一等十二年。

除此,民間也有不少男女已經訂婚,但因對方之故突然被剩下的案例。元朝留下的部分文獻講了這樣的事情,至元七年女伴姨,經媒說合與一男訂婚約,但是女子二十四了,對方不來娶,女家一氣之下告官。官家判男家結案狀抵達到三十天必須娶,否則女家可以別嫁。這算是定妻不娶女為剩。

與之相反,也有女家反悔的。至元六年八月期間,李仲和受了財錢三十五兩、紅花等訂情婚禮,將其女丑哥聘給了郭伯成兒子驢兒,兩年后女家又受取石姓家財錢一十五兩,召入舍為婿。就這樣,郭驢兒被“剩”下了,官家判女方離異赴郭家當媳婦。

這種因為意外,突然剩下產生的民間故事,在明清小說中大量存在,也成為一些說書人極好的材料。

官府安排,靠得住嗎?

除了那些獨身主義者,大部分剩人還是希望早日成婚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遇上好的皇帝,好的制度,剩人們的婚姻問題或由組織來解決。譬如晉武帝時女子十七歲沒有嫁,地方官必須充當媒人,給女子找到夫家。

唐太宗真是一個好皇帝,貞觀二年下詔:希望州、縣官人解決普通老百姓中沒有婚嫁的剩人,如果男女自由戀愛,官人不得阻止;對二十歲以上男子,十五歲以上女子,妻喪達制之后的男人和孀居服紀已除的寡婦,鼓勵他們結婚;對那些因為貧窮出不起禮聘金的,鼓勵鄉里的富人資助完婚。

他還將其列入公務員的年度考核:“刺史、縣令以下官人,若能婚姻及時,鰥寡數少,量準戶口增多,以進考第。如導勤乖方,失于配偶,準戶減少,以階殿失。”

如果細細梳理,“組織”這樣急著讓剩男剩女們告別單身并不是從人性出發,而是為了多一個人頭,多一份人頭稅。

漢惠帝這道詔令的用意不是很明顯嗎?——“女子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五算”。算,是人頭稅,到了年齡不嫁就要上繳五倍的人頭稅。以一當五,當然劃算!

與之形成明顯對比的是對那些老無所依的“獨”,王朝的體恤少得可憐。西漢是對剩男剩女們比較關心的一個朝代,但在陳谷爛在倉里的文景盛世時也沒有也給他們發放撫恤金,倒是武帝時有過七次,有過底層生活經歷的漢宣帝發放過十二次。孤寡老人們或一次得到帛二匹,或絮三斤,米四石。


上一篇:成都城墻根下現百余南朝佛像 已有1500年歷史
下一篇:北京地安門雁翅樓復建完工 解放后曾被拆除

熱點圖片

  • 頭條新聞
  • 新聞推薦

最新專題

更多 >>

智能電表更換工作鋪開 市民可實時查詢用電情況

供電部門工作人員在全市緊鑼密鼓地開展電表更換工作。日前,記者在新市區祥源街看到,工作人員正在為住宅樓的居民免費更換智能電表。記者從市供電部門了解到,我市從今年8 月份全面加快推進...

熱度排行

關于我們 | 網站公告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